管理团队

软银中国薛村禾 : 下一个 "阿里巴巴" 在生命科学领域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美国东部时间9月19日的交易结束后,代号为BABA的阿里巴巴股票,一度刷新了美国最大规模IPO、历史最高融资额、最长询价等多项纪录,新晋成为“全球第二大互联网公司”,市值远超人们心目中的美国对手——亚马逊和eBay的总和。

站在聚光灯下的是马云和其“湖畔合伙人”,被人称道的是阿里巴巴最大单一股东软银的投资神话。这一投资神话背后除了孙正义外,还有一位重要的“幕后英雄”—— 软银中国资本执行主管合伙人薛村禾,当日薛村禾也在纽交所见证与分享了阿里巴巴和软银中国资本的重要时刻。

软银中国基金(SBCVC)于2000年和2003年先后投资阿里巴巴和淘宝网共2,300万美元,作为早期最大的投资者,不仅证明着最早发现者的犀利眼光,也让软银收获了1,000多倍的高额回报。更为直观且震撼的数字是,14年间,这部分投资由2,300万美元升值为240亿美元,使之成为世界VC史上最成功的投资案例。

直到现在,每每有人问起薛村禾,当年为什么知道阿里能够成功。薛村禾经常先笑着“卖关子”:“你猜!”当问询者以为得不到确切答案时,薛村禾又正色道:“我们当然不知道。我们知道阿里巴巴可能会很大,但不知道会这么大。”

这并非简单地用运气或疯狂可以解释。在业内,软银中国的团队,以默契、稳健著称;1999年,作为UT斯达康创始人之一,薛村禾协助孙正义创立软银中国,次年正式注册软银中国基金公司。与其他基金相比,软银中国其实是一个“小而美”的团队,其每期规模都在5亿美元以下,15年来的投资项目约为200个,与同行相比并不算多,但每期基金的平均投资回报率保持在3-5倍以上。

而薛村禾以行业深度和稳定性闻名。他于1982年获得上海交通大学电子工程学士学位。后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获得计算机硕士学位,1991年和合伙伙伴共同创立StarCom Network Systems, Inc(UT斯达康前身)。此前,还在美国AT&T Bell Labs、DGM&S公司任职。这段创业经历也让薛更加了解整个行业生态与公司运作,独具“慧眼”地发现“璞玉”,他的团队从事创投行业15年,主导了约70个项目,其中已有30多个项目退出,包括阿里巴巴、奇扬网科、聚力传媒(PPTV)、理邦精密仪器、迪安诊断等。

软银与阿里的故事,在坊间被演绎为“6分钟获得2 ,000万美元融资”,但真实版本远不限于此。时光回溯到1999年,伴随UT斯康达等登陆美国资本市场,中国互联网公司成为海外风投的“新宠”;作为UT斯康达的投资者,孙正义委托薛村禾为首的UT斯康达高管团队筹建软银中国基金,并一直想“近距离”看一看。终于,借UT斯康达在北京总部召开董事会之机,孙正义及其日本团队计划“会面”中国互联网创业者。顺利成章地,孙正义委托软银中国寻找一些“靠谱”项目。

 

 

薛村禾是软银投资马云的重要推手

 

 

最终,软银中国团队挑选出数10家中国互联网公司,邀请其创始人到北京参加“面对面”交流;包括阿里巴巴马云、新浪王志东、网易丁磊等悉数到场,分别在规定时间内陈述项目并接受提问;而软银方面,则有孙正义、薛村禾、吴鹰、周志雄等出席。当时,周志雄在软银中国团队中任VP一职,他找来了阿里巴巴。

在规定的6分钟陈述时间内,马云将电子商务说得清楚明白,最后问答时间大概用了40-50分钟。凭借个人魅力,在这个短暂交流后,马云获得软银中国团队及孙正义的初步认可,但并未立即达成正式的投资协议。

当时,中国国内主要的B2B电商有MeetChina、8848、Sparkice、阿里巴巴4家公司。事实上,早于孙正义此次中国之行,一次偶然机会,Sparkice创始人曾强已经在日本见到孙正义,孙向其承诺软银将投资Sparkice。当年,由于投资雅虎、UT斯康达的回报颇丰,“不差钱”的孙正义筹码很多、到处“下注”,原计划“撒网”赌赛道:既投资曾强的Sparkice团队,同时投资马云的阿里巴巴;且给曾强的投资额度约3,500万美元,高于马云团队。

当薛村禾带领软银中国团队开展尽职调查后,向日本软银总部上交一份报告称,要投就只投马云一家,态度相当坚决。吴鹰回忆称,“我与老薛是坚决站在一起的,我知道曾强这个人不落地,太吹了。”而在薛的记忆里,马云团队彼时也很紧张,其担心软银既投这家又投那家,市场会比较混乱。

一方面,软银中国坚决要求只投马云;另一方面,孙正义则要信守投资承诺、说话算话。最后妥协的结果是,仅向Sparkice投资500万美元,而向马云投资2,800万美元;且后续不再跟投Sparkice,专注阿里巴巴一家。前者的投资由软银日本完成,而对阿里巴巴的投资则由软银中国团队全权负责。当时,软银中国首轮基金的LP只有软银和UT斯康达,前者出资90%,并握有UT斯康达50%的股份。虽然对阿里巴巴此次投资的最终额度为2,000万美元,但“孤注一掷”的压力几乎全部转移到软银中国团队。(注:阿里招股书显示: 2000年第二轮融资2,500万美元,软银领投2,000万美元。)

在创投界,一直有“赌选手”与“赌赛道”一说。薛村禾的观点是,同一类型的公司只投一家,如果真的有差异再另当别论。如何从高成长、高科技有潜力的行业中发掘创业家?薛村禾称,归根到底是人,当年从多个可能的公司中,只愿意支持阿里巴巴,原因只有一个,马云及其团队更靠谱、更可信。

作为见证者之一,对于软银成功投资阿里巴巴,吴鹰中肯评价称,“薛在这个问题上贡献占80%,(孙)与马云见一面,演讲6分钟,谁能那么神?找都是我们(软银中国)找来的;如果找的不是马云,就更没戏了。”若还要深究,如果中国团队占有80%(功劳),周志雄把马云找来,也要占到20%-30%,因为当年的马云太不知名了。

如果说投资阿里巴巴这一开端,证明薛村禾及软银中国团队犀利的发现眼光,再度投资淘宝网更体现了他的“功力”。2003年马云创立淘宝,薛村禾当机立断,从软银中国当期基金中仅剩的2,500万美元中,划出80%继续投资淘宝网,并说服陷入低迷股市、无暇“东顾”的孙正义继续投资,最终帮助淘宝赢得对抗eBay的战役,奠定全球第二大互联网公司的基础。(注:阿里招股书显示:2004年,阿里巴巴第三轮融资8,200万美元,软银领投6,000万美元.)

尽管阿里巴巴有其他投资人,但只有薛村禾继续“冒险”支持阿里巴巴创业团队,发掘开拓出新的巨大机会淘宝和支付宝;而非停留在单纯的一次性资金投资;在业内这被视作“顺藤摸瓜式”的投资,而软银中国团队有个亲切的说法,就是“阿里/淘宝”投资模式。

这个只掌管着15亿美元的基金的管理团队却有着如此高的命中率,着实让人称奇。按照薛村禾自己的说法,一个投资人或一家投资机构做得好,运气成分是一定有的;但光靠运气决不会不断“复制成功”,成功更与其理念、价值体系相关。薛村禾及团队自有一套投资哲学。

如何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也是软银中国被问得最多的问题之一。其实,软银中国的投资理念颇为简单,笼统而言,就是投资社会贡献大的项目,即:能够解决某一社会问题,进而提高社会效率。

在薛村禾看来,只要能够解决的问题足够大,能够影响的价值链足够长,就越能提高社会效率;当你发现其社会效率高,通常就能够产生较高的社会价值,成为一家好公司。当然,如果只有一个想法,但执行能力不强,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所谓的投资成功,其实是根据企业对社会贡献的一种衡量,当你为社会做了一点‘好事’,一个合理的社会是会给你一点‘小费’的,因此,公司也好,投资也好,就会成功。”薛村禾笑称。

而同一问题可能会有千千万万的解决方法,这就要靠投资团队的功力和运气,能否找到一个合适的团队,在合适的时候来解决这些问题。比如:阿里巴巴是一种解决方法,使每个人都能在网上轻松低成本地交易,可能还有其他方法,不过其带来的社会效率比别人更高,很自然软银中国的投资也有了非常可观的回报。

与发掘阿里巴巴类似,薛村禾更喜欢投资“早一点”的项目。对于某一领域,只要有一个支点撬进去了,就有可能把整个盘子撬动,而早期公司是最有机会切入的。

由于早期投资的独特性质,必然导致对所投公司可能的长期持有,平均6-8年的持有期,远高于普通风险投资。薛村禾会选择有品牌、有经验及有长远眼光的基金投资人(LP),在软银日本为主的1号基金后,其募资已经面向全球,目前即将启动第5号基金。而软银中国也是国内第一批做人民币引导基金的投资机构之一,早在2006年起,就开始在全国各地尝试,如今网络遍及重庆、成都、银川、西安等西部城市。

但与投资阿里巴巴的时间节点不同,如今资本疯狂涌进TMT领域,无数双眼睛盯着“看”。“这么多‘山头’林立的情况下,TMT领域已经不是一块可以随意造房子的大草原;这边有一块小地,那边有一块小地,如果你要把它们连起来,结构就不会那么优雅;而不优雅就肯定容易被别人攻破。”薛村禾形象比喻道。

尽管如此,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还是有太多问题可以解决,在这里面还是有着巨大机会的,只是这个问题是否足够大,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否足够有效,别人能否在短时间内想出比你更有效的解决方案。比如: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是一对“双胞胎”。“5亿美金、10亿美金甚至100亿美金市值公司的机会肯定是有的,也许还不在少数,但要做到1,000亿美金、5,000亿美金就比较难,要等很长的一段时间。”薛村禾笑称,“当然,如果找到一个1/4 或是1/5的阿里巴巴市值的公司也不错。”

在衡量社会贡献大的投资理念下,软银中国的投资标的并不局限于TMT互联网领域,而是一切社会价值足够大、技术门槛足够高的项目。从软银中国投资“赛道”的渐变中可以略窥一二:第一期基金专注投资TMT领域的不成文限制逐渐被放宽,形成了多点开花的局面。比如,在第二期基金中逐渐加大对医疗健康和消费项目的投资,第三期基金中则逐渐加大对清洁能源的投入,第四期加大对新材料的投资,而第五期则计划布局生命科学。

2013年12月,由软银中国参与投资的张家港华美生物材料有限公司正式开业,这个团队发明了多项专利技术,利用微生物将甘油转化为1,3-丙二醇(简称PDO)。此前只有杜邦一家公司可以生产PDO,并以糖为原料来提取;与之不同,华美公司的PDO合成方式是使用从以玉米等生物柴油的副产品“废甘油”作为原材料,而不占用石化及粮食资源,不仅成本更低,而且更加环保。

更为重要的是,PDO随后能转变为下游产品PTT纤维,这是一种用于开发高级服饰和功能性织物的原料,相比传统的尼龙聚合物更加环保。而华美生物也有PPT的生产线。

另一个案例是无菌包装解决方案供应商、上海普丽盛包装股份有限公司,其开发了中国第一个自主知识产权研发自动灌装生产线。彼时,国内市场基本被瑞典利乐公司垄断。此外,普丽盛不仅卖包装线,还卖各种包装需要的耗材,符合“价值链足够长”的筛选条件。2010年,软银中国成为普丽盛最大和最早的投资者。薛点评称,至少降低了大家喝奶茶的成本,这已经提高了社会效率,定会成为一家社会贡献大的公司。

上述项目就典型属于材料学科的范畴。薛认为材料学科与IT很相近,如果有足够高的技术门槛,可以控制一个关键材料,就像阿里巴巴一样控制了某个交易节点,很容易扩张;且竞争者不容易赶上。

而治理空气污染等则蕴藏更大机会,按照软银中国的投资理念,如果解决了空气污染问题不仅积德无穷,大势所趋下,社会肯定会给予丰厚的回报。软银也在这一领域提前“锁定”北京神雾环境能源科技集团等,神雾能够为高耗能行业提供节能减排方案。此外,预见到健康、抗衰等方面的巨大消费需求,软银中国还在积极布局生命科学产业的投资,同样青睐于“技术改变世界”的公司。

 

 

薛村禾是软银投资马云的重要推手

 

 

回到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的问题,薛村禾认为,“TMT领域一定可以找到新的足够大的公司,能不能做到阿里巴巴是另一个问题;材料学科的垂直应用也有相当的机会,生命科学领域(项目)可能比阿里巴巴还要大。”

这还缘于一个趋势预判。早年留学美国的背景及中美两国的工作经历,让薛村禾“水暖先知”,对于中国创新有一番独到见解:“中国的创新能力很强的,再给5-10年时间,我们能看到更多不得了的事情。”

与喜好相对,软银中国也有“投资禁区”,即:可扩充性差的项目。比如餐饮,哪怕是连锁的,从投资角度来说很难扩充,因此不会投资。虽然大众很难理解,但作为专业投资者会,薛村禾从这个方面思考问题,“讲到底,你解决的问题不够大,别人也可以解决。你真的是最优化的吗?如果不是,别人可能来优化你。”